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犯罪小说】【作者:chenlaurence】
【犯罪小说】【作者:chenlaurence】
字数:5216


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您的支持是我继续转帖的动力。

  一、白领米歇尔

  女警许云进去的时候,女人还在绳子上吊着。

  女人一丝不挂,被一根白色软绳吊在卫生间的水管上,套在女人脖颈上的绳子深深地勒吊着女人,把女人漂亮的脖子拉长并变了形!

  女人的头歪向左边,一双失神的眼睛半睁半闭地看着前方,她的脸被勒得有些肿,而且发青了,肿胀青紫的舌头怪异地塞满嘴巴。

  女人的双手别在背后被手铐铐着,她的一双赤脚也被绳子紧紧地捆绑着。
  僵硬,直挺挺地伸着。

  女人身体蜡黄,看上去像塑料模型,不真实。

  她的身体布满了暗红色的网纹色斑,尤其是腿脚处。

  脚下的地面上有一滩水印,还有一些粪便,她的肛门和大腿内侧挂着一些干了的黄绿色污物。

  显然,在咽气时她失禁了。

  许云进屋时看见客厅里女人的艺术照,照片上的漂亮女人微笑着,优雅而不失高傲。

  许云出神地凝视着眼前在水管上吊着的女尸,女人的优雅高傲已经荡然无存,却另有一种凄艳之美。

  女人浑圆的乳房上,乳头高挺,大而黑的乳晕上有些白斑。

  阴毛茂盛蜷曲的腿间,阴唇肿胀发紫。

  男同事一脸淡定。

  「是意外,排除外力原因。白领,单身,27岁,不小心挂了鸭子,教科书级的案例。这个女人死的时候一定又爽了一把!」

  许云不喜欢他玩世不恭的样子,但是也承认这很像性窒息意外。

  很典型,教科书级的。

  男同事一脸轻松。

  「蹄子真干净!」

  女人一双大脚,她的脚趾长而粗,末端几乎发黑了,深凹的足底,能瞥见脚掌上黄黄的硬皮和茧。

  但这双脚看起来有点特别……特别干净。

  「一点破绽也没有,确实。」许云说。

  晚上,许云还在想那个吊死的女人。

  迷迷糊糊,她瞥见一个女人,全身赤裸,站在凳子上,双手铐在背后,一双脚也紧紧捆绑着。

  女人踢倒了脚下的凳子,她的双脚悬空……

  一个男人,俯身亲吻抚弄女人的赤脚。

  然后他用毛巾慢悠悠地擦拭死女人的脚……

  许云醒来后,感觉全身发热,她开始抚摸自己……

  二、颖

  女人全身赤裸,手脚绑在床上。

  男人舔吻女人的身体。

  女人年纪比男人大很多,但她保养得很好,皮肤很白,几乎看不出她的实际年龄。

  女人的脚白白的,又大又平,应该是常穿高跟鞋的缘故,女人的脚趾头挤得紧紧的,有点变形。

  男人用手慢悠悠抚弄女人的脚,然后把脸凑近了嗅闻,女人的脚闻起来有股麝香的味道,老女人的脚也这么好闻!

  他忍不住伸出舌头舔吻女人汗津津的脚趾,气味浓郁的趾缝,带黄色硬皮的脚底。

  女人像少女一样脸颊飞起红晕……

  男人叼着女人的脚趾,含混不清地咕哝。

  「真想吃!」

  「炖还是烤?」女人扭着脚趾。

  「我喜欢烤,慢慢烤熟……」

  女人沉浸在想像中。

  「烤成金黄色,脚趾烤得香香的……」

  男人注意到女人的乳头硬挺起来,女人腿间,湿漉漉的,几滴透明的水珠挂在阴毛上。

  男人说。

  「我给你准备一个礼物。」男人出去了。

  她听着男人在客厅里弄出来的声音。

  她不在意男人在干什么。

  好久,男人回来了。

  他解开束缚她手脚的绳索。

  扶她坐起来。

  绑得太久了,女人的手脚有点麻木。

  「我给你准备了一个惊喜!」男人说。

  女人被男人扶着,走进客厅,她吃惊地张大了嘴。

  「天哪!」女人柔声低叫,她有一种和年龄不相称的娇媚。

  一个绳圈,用白色软绳做的,从天花板的挂钩上垂下。

  他真的会吊死她吗?她不知道。

  「站上去!」男人打断了她的思绪。

  女人哆嗦着站上凳子,男人站在另一只凳上,把绳圈套在女人头上。

  男人跳下凳子,把女人的两只胳膊别在背后,女人听见轻微的哒的一声,她的双手被铐住了。

  男人让女人并拢双脚,然后用绳子把她的脚紧紧捆绑住。

  女人注意到男人裤档那儿鼓了起来。

  她有点紧张。

  她轻声问。

  「你会吊死我吗?……」

  「好好享受!」男人嘴角浮起一丝嘲弄的笑意。

  男人踢开女人脚下的凳子。

  女人的双脚就悬空了。

  貌似无害的软绳猛地咬紧女人娇嫩的脖子,难以忍受的剧痛,女人张大嘴巴尖叫,听到的是一连串柔和的咕咕声。

  被自己沉甸甸的身体拉着,女人惊奇地听见自己脖子拉伸时发出的叽叽嘎嘎响声。

  一阵晕眩袭来,女人感到恶心。

  她的肺在灼烧,心脏狂跳,好像会跳出胸膛,全身酥麻。

  女人的脸因为剧痛而扭歪了,她肿胀的舌头,慢慢地从嘴巴里挤出来。
  她的眼球爆出眼眶,周围旋转的景象开始模糊。

  她软绵绵的身体无助地挂在绳子上,捆着的脚踢蹬着,偶尔她的身体会无意识地抽搐。

  男人饶有兴致地看着女人的身体在绳子上蠕动……

  最后,女人吊在绳子上,一动不动。

  女人松弛的身体里,一道尿的小溪奔流而下,把煞白的腿脚淋湿,滴下直挺挺伸着的的脚趾,下面地毯上,出现一滩深色的水印。

  ……

  男人又等了十分钟,确认女人已经死透。

  他用一块毛巾仔细擦拭死女人的双脚,又把地上的水擦干。

  他把电炉置放在女人脚下,通电。

  电炉丝慢慢变红发亮,映照着死去女人悬垂的双脚,她的脚掌变得红彤彤的,分外美丽。

  不一会儿,女人的脚上冒出淡淡的轻烟,空气中弥漫起一股奇异的香味……
  两个小时后,男人关掉电炉。

  女人的身体一动不动地挂在绳子上。

  她捆着的双脚烤得黄黄的,脚掌有点焦……

  三、银行职员惠

  漂亮的银行女职员惠,全身赤裸,反剪双臂,吊在阁楼的楼梯上。

  她的脖子松松地套着白色软绳做的绳圈,也系在楼梯上。

  她的肩又酸又痛,好像要扭断似的。

  她的双脚无助地悬在空中。

  随着时间的延长,痛苦越来越大。

  双肩的疼痛一点没有减少,手腕也传来一阵阵的勒痛。

  心跳加快,好像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惠是个高个女孩,瓜子脸,细长的眉毛下,一对总含着笑意的大眼睛。
  去过农业银行的人,通常对4号窗口这个说话温柔微笑的漂亮女孩印象深刻。
  惠闭着眼,湿漉漉的长发糊在低垂的脸上,她秀丽的脸庞因为剧痛而扭曲。
  她的口糊着胶带纸。

  男人用一根细铜丝扎住她的双脚。

  惠的赤脚,修长,洁白,长长的脚趾,趾端圆润。

  男人舔吻惠的脚趾,女孩的脚闻上去只有淡淡的酸味,年轻美女的脚才有这样的味道。

  不知是因为羞还是疼,惠雪白的脚掌变成玫瑰色。

  惠从不相信自己是漂亮女孩。

  在学校里她比同龄人高得多,像只丑小鸭。

  她的脚也太大,40码的脚,夏天她不穿凉鞋。

  一阵灼热从脚掌传来,惠这才发现脚下有一个通电的电炉。

  电炉烤着惠的脚,这双美丽的脚被电炉映照得红彤彤的。

  惠闷闷地叫不出来。

  ……

  惠昏死过去,她的腿间喷洒出一股激流,男人赶紧用准备的大口杯张住,注意不让水滴在电炉上。

  大口杯里接了约半杯金黄色的液体,男人嗅了嗅鼻子,呷了一口。

  「如假包换。」男人自言自语。

  惠的双脚在电炉上烤着,脚底冒出淡淡的轻烟,男人用一把刷子,慢悠悠地在她的脚上涂抹色拉油……空气里弥漫着烧烤的焦香。

  惠一双洁白的赤脚,在电炉上慢慢烘烤,变成美丽的金黄,然后焦黄……
  ……

  男人关掉电炉。

  他解开吊着女孩双臂的绳子,这花了不少时间,因为绳结有点紧。

  女孩身体的重量落在勒紧脖子的绳圈上,还在昏迷中的女孩似乎抽搐了几下。
  女孩颀长的身体吊在绳子上慢慢转悠,黑发掩着她的脸,女孩秀丽的脸庞有点扭曲。

  女孩烤熟的双脚,被铜丝紧紧捆着,修长,线条圆润,在空中转悠。

  男人心醉神迷,观赏着自己的作品。

  「女孩长着一双大脚,会让人发疯!」

  四、犯罪小说

  女警许云在俱乐部里。

  这是个地下SM俱乐部,许云知道的是那几个受害人生前都来过这个俱乐部。
  许云要了杯伏特加,舒适地坐在酒吧里,不时有男人或女人来搭话,在许云眼里,他们没有一个人看起来像杀手。

  突然他出现了,高,黑黑的,帅。

  「知道我想什么吗,我看到一个漂亮的女人在这儿独自喝酒?」他不经意地问。

  「哦,什么?」许云说,假装毫不在意。

  「我认为你需要一根绞索勒住脖子。」

  「嗯,」许云的心怦怦直跳。

  是这个人吗?他是一个杀手吗?也许……

  「很多女孩都幻想过被吊起来。」

  「我知道。我,嗯,我想过。你知道,吊。……」许云简直不相信自己会这样说。

  「从来没试过吗?」

  「不,我想我没有勇气。」

  「嗯,这是你的机会,我有一个绞刑架,在我住的地方。你会说什么?我还没见过女孩在绞刑架上会不来高潮。」

  「你是个杀手?」

  「是的。」

  「你被捕了,我是警察!」许云用手作了一个枪的样子指着男人。

  「被你抓住了!」男人动作夸张地举起双手。

  男人盯着许云看了一会。

  「你不会真的是警察吧!」

  「我开玩笑呢,我是个学生,莉莉。」

  男人看起来松了口气。

  「我也是开玩笑,我是个作家,我的名字叫劳伦。」

  他摆了下头,也像刚才许云那样,用手作枪的样子指了下许云。

  「你写什么的?」

  「犯罪小说。」

  「譬如……」

  「一个杀手抓住一个女警察,把她吊死了。」

  「为什么不是女警察抓住了杀手,把他绳之以法?」

  男人不置可否地笑笑。

  「那结局不是太黑暗了吗?」

  「厄,现实本来就很黑暗,我不过是把人们内心那种阴暗的欲望写成了文字。」
  「我们要去哪儿?」许云问。

  「我告诉你。我的地方。」

  「不,我的意思是,你住在哪里?」

  「不远。」

  该死!

  在走出俱乐部的时候,男人用一段黑纱蒙上许云的眼。

  许云感觉到自己被搀扶着进了汽车。

  汽车停下后,她又被搀扶着走,她听见开锁的声音。

  解开蒙眼的黑纱后,许云慢慢看清这是客厅,客厅所有的窗户,如果有的话,都拉着厚重的窗帘。

  客厅靠窗帘的地方,横过一根铁杆,在中间,一个用白色软绳做的绳圈搭在铁杆上,是他的绞索。

  许云出神地凝望着,绳圈悬在空中,就像久候的情人。

  许云犹豫了片刻,开始脱衣服,她的身体湿了,男人肯定也会发现这一点。
  许云经常幻想过被吊起来。

  「别绑我的手,好吗?」许云胆怯地站上绞索下置放的凳子。

  「我的意思是,我们,呃,我们毕竟才刚认识。」

  「没问题,我理解。一切你说了算!」男人把绳圈套在许云头上,收紧,绳子勒紧许云的喉咙!

  「相信我,你不会后悔的!」男人的声音几乎像耳语。

  男人的声音里有种魔法。

  「把你的手背在后面!」

  许云顺从地把手交叉背在身后。

  「好女孩!」男人铐住许云的双手。

  男人又让许云并拢双脚,用绳子捆紧。

  「我们不该有一个安全口令吗?」许云说。

  「好主意,」男人同意。

  「慢慢烤熟!怎么样?」

  「哦,天哪,这是他!」

  「这是你的新故事吗?」

  「也许……」

  许云大声说:「为什么要烤熟女人的脚?」

  「为什么?也许,他想告诉愚蠢的警察,那不是意外!也许,想有人能阻止他。」

  许云是个高个漂亮女人,她的眉眼间缺少妩媚,但有种英气,她的朋友开玩笑时说过她很帅!

  男人动情地抚摸着许云的赤脚。

  许云一直自嘲这是双男人的脚,这双脚洁白,骨节粗大,如今正不安地在凳子上挪动。

  「你希望被吊起来,是吧,女警许云。」

  男人凑近,声音像耳语。

  「为我吊死。」

  男人的声音近乎催眠。

  「现在。」

  许云试探着把捆着的脚挪向凳子边沿。

  许云的乳房在歌唱,但她的理性告诫她不!

  许云的阴道在歌唱。

  许云的捆着的双脚也在歌唱,她的全部身体都在歌唱。

  许云感到她内心的欲望升起来了。

  许云把脚伸到凳子外,绳圈拉紧她脖子,是她一直渴望的感觉。

  她咬咬牙,踢翻了脚边的凳子。

  凳子翻倒了。

  许云双脚悬空,她的身体坠下,沉甸甸地吊在绳圈里转动。

  绳子发出叽叽嘎嘎的响声,她捆着的脚疯狂地踢蹬着。

  绳子深深地勒进许云喉咙,她觉得娇嫩的脖子要拉断了,很疼,而且不舒服。
  许云双手铐在背后,一双脚也捆绑着,许云无助地吊在绳子上,她发现她竟然喜欢这种感觉。

  她看见房间在转悠,她勉强从半开的眼睑下追随着男人的身影。

  许云的舌头挤出嘴巴,伸得长长的。

  她觉得自己吐着舌头像一条吊死的母狗,她想起见过的那些吊死的女人,她喜欢自己在男人面前这种淫荡的样子。

  上吊的反应很色情,许云能感觉到自己身体的觉醒。

  男人把头埋在许云毛茸茸的腿中间,舌头探进她的阴道,温暖,柔软,湿润的阴道。

  许云想呻吟,但绳子勒紧她的喉咙,她听到自己发出的,只是干呕的声音。
  许云只能默默接受男人舌头的粗鲁爱抚。

  在窒息的痛苦中,现在她专注于她的快乐。

  她的阴蒂被男人咬住,快感烧灼着许云,比她以往任何时候都强烈,在极度的痛苦中许云尖锐的高潮爆发了。

  她开始不受控制地摇晃,抽搐。

  她的腿并紧,男人能感觉到她阴道里一波又一波的浪潮,水涌出来,她那繁茂的森林挂着晶莹的水珠,她拱起她的臀部,又挺直,她重复这样的动作,仿佛和空中的情人作爱……

  许云耳边传来男人的声音。声音很远。

  「警察抓住了杀手,故事太老套了,现在没人喜欢看。」

  声音越飘越远。

  「真实的世界不是这样的…。」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